这所学校没有作业、考试,为什么爸妈们要想方设法送孩子去这里上学

摘要: 在可汗实验室学校读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09-07 03:21 首页 外滩教育

点  位于美国加州的可汗实验室学校(Khan Lab School,简称KLS)是可汗学院于2014年开办的实体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就曾表示:“成立这个学校的更深层意义是进行一场变革。”本期,外滩君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KLS的校长Dominic Liechti,一起来看究竟KLS的这些做法带来了怎样的变革?在这样一所充满创新的学校读书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文 | 孙康宁   编辑丨李臻

图片来源于KLS官网


“欧罗巴星球的问题是那里非常寒冷,加上有一些致命的辐射。所以我们给宇航服加上了一层毛皮里让宇航员更温暖,用特殊的防辐射丝减少辐射。”一组队员介绍说。


“土卫六上存在的问题是有限的阳光,”另一组队员说道:“如果有一点阳光照射在这里,我们就可以让它反射前方的光线,我们用太阳能电池板,头盔上还有一些灯,这样就可以看到路了。”


第三组则认为,土卫六的主要问题在于它的气体“极具爆炸性”。“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要把空调朝后面,这样就不会过热…这是一个防火布所以不会烧起来。”


听到这些讨论,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到了NASA的研究中心?或是某个实验室里的一群科学家在研究高大上的科研问题?其实,这只是可汗实验学校(Khan Lab School)的学生们日常的学习内容之一。



可汗实验室学校(Khan Lab School,简称KLS)于2014年成立,是大名鼎鼎的可汗学院开办的实体学院,位于美国加州。在成立之初,招收的第一批孩子大多是可汗学院的员工的孩子,包括可汗自己的儿子。而现在,KLS已经有100名左右的学生,明年的已招生人数也达到了140人。



正如可汗实验室学校的名称一样,KLS从创立之初就像在做实验。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就曾表示,可汗实验室学校的一切都处在实验室阶段,但成立这个学校的更深层意义是进行一场变革。作为一所学校,上课时没有老师讲课,在校时间一半以上都让学生自由安排,各种年龄的孩子“混”在一起完成任务。最惊人的一点是,学生们竟然从来没有任何作业和考试。


那么,究竟KLS的这些做法带来了怎样的变革?在这样一所充满创新的学校读书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外滩君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KLS的校长Dominic Liechti。Dominic毕业于瑞士的教育学院,随后在苏黎世教师教育大学攻读了教育管理硕士学位,在教育界拥有15年以上的丰富经验。


自己当“老师”的个性化学习

自己当“老师”的个性化学习



进入KLS的官网首页,就能看到大大的两行“Everyone’s a teacher. Everyone’s a student.”(每个人都是老师,每个人都是学生)。相比于传统学校由老师统一布置学习任务,KLS的学生人人都要当自己的“老师”。“我们的内容是完全个性化的,视学生的情况而定。”在KLS,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步调来选择课程内容,以语言课为例,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中文等各门语言。


在KLS,传统学科的学习大多靠每个学生手上一个平板电脑,按照每个人的进度,自己学习。上课时,他们各自通过自己的chromebook在同一个空间里根据自己选择的内容进行学习,而和老师的交流形式为“pop-up”——弹出式,意为当有问题时,老师就会“弹出”来帮助解答疑问。



另一方面,老师也不会制定固定的学习计划和目标。“学生每周一次跟自己的导师讨论,导师会给出建议,老师只是问他们一些问题,比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最终还是学生自己设定目标。”其实,个性化指的是学生能管理自己学习,根据自己的步调来学习。“有时,老师也会给学生布置一些任务,但根据个性化的教学,老师会给不同程度的学生不同的任务。”


显然,老师的角色不再是单纯的“传道受业解惑”,而是更多倾向于“顾问”。“我们没有很多讲课部分,老师更像是评估者,顾问或者是教练。对我来说,我们的老师除了专业知识丰富之外最关键的是以学生为重,知道要问学生哪些问题。”



KLS的分班不按照年龄或者学术能力,而是按照独立能力,称之为“independence level”(独立年级)。KLS相信,这种混龄的设置能促进同学间协作和有效的关系而非竞争。“年长的学生通过定期的互动学会了怎么去教年幼一些的学生,而他们双方都能给予和接受反馈。”


KLS的一天:



可见,在这所学校,一半以上的时间都由学生自主安排。这就需要很强的自我管理和自学能力。当问到这种形式是否适用于低年龄的孩子时,Dominic认为这不是学习的条件而是学习的目的所在:“我儿子现在在独立2级,当他5岁刚开始在KLS上学的时候,他对自己在做的事情感到很迷惑,他有一个清单来记录自己要做的事情,有时他会困住,但这就是学习的过程。我觉得这个过程开始的越早越好。我们应该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开始让他们学习独立,学习怎么自学,这不会带给他们任何伤害。这是一件好事,各种不同的训练很早就开始了,他们对此就会特别注意,这在别的学校是不会发生的。但这不仅仅是训练,这也是要引起他们自己的思考。”


与热门问题紧密连接的项目式学习

自己当“老师”的个性化学习



KLS相信,当学生的经历与他们的生活和全球事务有关时,他们会学得最好。因此,KLS采取的是当下全球范围内最热的教育概念——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简称PBL)。项目式学习(PBL)是一种动态的课堂教学方法,学生在其中探索现实生活、增强环境和虚拟环境,以获得对手头材料的更深入的了解。比如文章开头出现的场景,就是学生们在进行一项“怎样在其他星球上生存”的PBL学习。


在这个项目中,学生要挑选一个天体,对它地球化以使其可用作持续的人类生活。为了使他们的学习环境化,每一组根据自己选择的天体设计了一款将有助于人类居住的宇航服。课程顾问Sophie Hussenet认为:“我们需要让学生知道未来的关键性问题,以及它看上去是怎样的。”


在这个项目的学习过程中,独立2级的学生开始认识到温度和大气成分是怎样影响其他星球上生命的发展。他们了解了人类生存所必需的条件,并进行了实验,学习了氧、热量、食物和水的性质。学生们将他们所学到的关于动植物的基本需求的知识和他们通过其他教材所学到的关于行星的内容联系到了一起,并参加了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的实地考察,了解了开普勒任务和其他NASA项目。



在KLS,学生学习项目的时间大概要占到一半,所有的项目都是跨学科的。一位孩子曾在KLS就读过中学的华裔妈妈,高度肯定KLS动手创造的培育方式。去年KLS全校的30名中学生,分组设计小小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项目,学生们根据自己的生活背景和对国家的认识创造出了自己的”国家”,包括国旗、国歌等,孩子们进行研究,动手设计,对成人进行说明,到最后辩论每一组的设计优缺点。


家长表示:“这样的活动对孩子来说非常有趣,而且很有创意,增加了团队之间的合作能力。作为低龄孩子的启蒙教育是非常棒的”


没有分数和等级的评估方式



KLS和传统学校相比还有一个显著区别——没有考试,也没有作业,而是通过诊断、形成性和总结性评估、目标跟踪、与教师频繁的一对一的会议、以及在线工具的数据审查来获知和评定学生的学习情况。家长则会在定期的家长-教师-学生会议上通过定性和定量的评估数据与老师交流孩子的近况。


为了支持学生的发展,让学生们学习如何设定更有意义的目标,并对自己的学习和个人发展负责,KLS设立了目标跟踪的方式。每周学生都有一对一顾问指导时间,学会有意义地思考一些问题,比如:我有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呢?为什么或者为什么不呢?我现在已经达到了什么层次?我有哪些方面是成功的?我接下来的挑战是什么?下星期我会改变一些吗?


“我们相信,为学生建立一个平台来培养他们采取行动的能力,在安全的学习环境中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样当他们在不熟悉的环境中时就能把这些都运用起来。”


此外,每个学生都会有一个专属文件夹(portfolio),用来显示在学术和非学术领域掌握的内容,从核心技能到科学、艺术等等;所有完成的项目也会连接到毕业档案中,包括性格优势、认知技能、创造性、目的性、独立性、深入学习的概念等。“我们要做的是看一看学生能有多独立,在文件夹里我们有不同的项目,我们要看的是项目里面有什么,每个人负责了多少,包含了多少批判性思维,我们对此有一个标准,里面会有很多表格和图表来呈现,非常清楚。”



但反过来说,没有作业这一点恐怕也是很多家长的疑惑和担忧之一。对此,Dominic解释说:“由于这种自我调节的学习方法,学生的速度很快,当他们离开学校的时候,他们完成了目标,但有的时候也会要把任务带回家去做。我们需要学生专注在课堂上,通过勤奋的学习来完成他们的目标,我认为这很重要。想想传统的教育模式,你从一节课到另一节课,最后还要做家庭作业。在我们这里不是这样的,你完成自己的目标之后都可以做你自己的事情,所以在一天的最后你几乎是没有作业的。”


在家长们了解了学校的运作模式和评估方式之后,显然也增加了对KLS这种“独创性”的信心。“对家长来说一开始这是一个新的东西,但是渐渐地看到自己孩子身上的改变,他们开始接受了。对于家长来说,他们很关注学生的独立性,他们看到孩子在家里怎么自学,怎么互相帮助,怎么一步步提高,还有更丰富的社交生活,他们在一个年龄混合的班级里面怎么互相学习。不过我觉得最大的反馈还是独立性的提升。”


广受欢迎的非传统学校并非适合每一个孩子



KLS和传统学校各方面对比:



萨尔曼?可汗曾经说过说,“既然我们无法准确预测现在的学生们在10年或者20年后需要什么样的知识,那么比起现在教给他们的知识内容,教会他们自学的方法、培养他们的自学能力无疑更重要。”显然,KLS就是他为了践行自己教育理念而迈出的一大步。目前,KLS在国际上的人气和受到的关注度不断攀升,越来越多的教育者来到KLS参观学习这种新的教育模式,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联合国教育部长。曾经有一度,学校火爆到校长Dominic每天都要接待访问学校的各种来宾。


 “已经有上百个教育工作者来我们学校参观过了,这个数字一直在增加,目前为止,我们收到的评价都是正面评价。他们认为我们学校的学生很独立,对自己的学习负责,这是未来的工作所需要的,而他们在年纪尚小的时候就开始练习了。他们还特别指出我们给了学生空间去自己创造,学生能对自己的学习过程做主。”Dominic还透露说,在下一个学年的招生中,表示感兴趣的就有600多人,而真正申请的也达到了300人之多。


不过,KLS这种颠覆传统的个性化学习,需要的是极强的自律能力和自我管理,这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轻易做到的。而PBL的学习方式,也并不符合许多传统家庭的教育理念,尤其是向来注重学业的亚裔家庭。


上文中提到的那位华裔妈妈就对此有一些看法:“我觉得这种快乐学习的方法很适合比较低龄的孩子,大概小学阶段最合适。因为这样很能培养小孩子的创造力和合作能力,有很多活动也很有启发性,比如他们之前的一个国际旅行,竟然是去参访古巴两个礼拜,这不仅开了眼界,也很锻炼小朋友。”



的确,在欧美国家,小学主要是激发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寻找自己的特长,建立自信从而为中学的全面发展打基础,因此相较于中学的学术为主,小学的课题都是如何让孩子尽情游戏,并在玩中建立秩序。显然,KLS的教学非常适合这种小学阶段的教育体系。


到了中学和高中,由于缺乏统一的学习管道和评分标准,不考试,没作业,所以引起部分重视学业成绩的家长,担心高中和大学的衔接问题。有家长表示:“KLS的学习方式很创新,这很好,但是他们在传统学习科目上,缺乏一个完整的系统,没有考试和作业,这样就很难和竞争激烈的高中、大学衔接。有一些网校比如斯坦福在线高中(OHS),他们虽然也倡导自主学习,但是有一个明确的起点和终点,这样才和其他的学校有比较性。


不论各方评价如何,以KLS和OHS为首的这类个性化教育和在线教育模式的出现,都或多或少地预示着,一个教育的新时代正在来临。10年或20年后的世界长什么样子?怎样的职业最有前途?恐怕在我们生活的当下,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正如可汗所说,“我们能否找到一个把在线工具和真实世界结合起来的东西,这还有待时间来解答。”


相关阅读 




美国奥数队总教练罗博深教授

带你上整整一学期数学思维课

12周同步学习

在线小班教室

每周1次、每次1.5个小时

罗教授亲选助教团队

数十道精心挑选设计的题目与练习

只剩100个名额了!



点击下图了解更多



点击阅读原文,进外滩教育微店购买


首页 - 外滩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