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ton专访】被称为深度学习教父,我感到有点尴尬

摘要: “我的博士生导师经常告诉我,我花在神经网络上的时间都是浪费。”

11-11 09:02 首页 新智元

1新智元编译  

来源:the Telegraph

作者:Joe Shute

编译:熊笑


【新智元导读】近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对 Hinton 进行了专访。在专访中,Hinton 谈到了自己求学和最初工作的经历,以及他对 AI 如何影响人类社会的判断。



“被称为教父,我感到有点尴尬。”


《电讯报》(the Telegraph)对加拿大多伦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蓬勃发展进行了系列报道。作为系列的开篇,《电讯报》对Geoffrey Hinton 进行了专访。


深入多伦多市中心谷歌总部的“圣地”,穿过屋顶的迷你高尔夫球场,台式足球桌和的谷歌 logo 颜色的人体工程学家具后见到了Geoffrey Hinton教授。Hinton 教授本人拥有英国学者所有标志性的特征:一头乱发,胸口口袋上插着几支笔、身侧是写满艰深公式的白板,办公室里没有椅子,这位 69 岁的学者总是站着。他的办公室里没有椅子。

 

在这间办公室外,Hinton类似于一个神:他被人称作“人工智能教父”(AI),引发了全球技术革命的辉煌。

 


他有多位学生现在已经被硅谷俘获,领导着像苹果、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技术巨头的AI 研究(Hinton 自己也被谷歌聘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将掌舵多伦多新的价值1.8 亿美元的 Vector Institute ,希望能巩固该市作为全球AI 重镇的领导者地位。


“被称为教父,我感到有点尴尬。”Hinton 说道。

 

从多年来相对不被重视的学术境况到成为 AI 的领军人物,Geoffrey Hinton 的确拥有不可动摇的信念。“我执着地相信我自己的数据。”他笑着说。


Hinton 是机器学习的先驱,使计算机能够自己学习解决问题。特别是,他开拓了称为“深度学习”的机器学习子领域,模仿人类大脑的神经网络在机器上建模,使得机器以和幼儿类似的方式学习。


这意味着计算机可以自主地构建智能的“层”。近年来,由于计算力的增长,这种系统的效果得到凸显,现在正在成为主流:从智能手机中的语音识别模式、图像检测软件到亚马逊的购书建议,背后都使用了这种技术。

 

Hinton 及其同事的工作——他们被同行戏称为“加拿大黑帮”——机器学习的潜力已经变得无限。 AI的新世界已经永久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在接受教育上,我有些‘注意力缺乏症’。”


Hinton 战后出生于英国温布尔登。他的父亲 Howard 是昆虫学家,特别喜欢甲虫。他的母亲,Margaret,是一位学校老师。这个家族的基因里就闪烁着智慧。他的叔叔是经济学家 Colin Clark,“国民生产总值”概念的发明者。Hinton的高曾祖父是伟大的逻辑学家乔治·布尔,他发明了布尔代数,这是现代计算的基础。


后来 Hinton 一家搬到了布里斯托。Hinton 在那儿上了Clifton 学院,Hinton 把这个地方叫做“二流公立学校”。在那里,一个学校的朋友首先和他谈论了全息图和大脑如何存储回忆的问题,Hinton 的 AI 奇迹由此萌芽了。


之后,他在剑桥国王学院研读物理和化学学科,但在一个月后休学了。“我当时18 岁,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当时很辛苦,也没有任何女孩,我很郁闷。”他说。


第二年,他重新申请读建筑学,但再次休学了– 但这次只休了一天——他换到了物理和生理学。然后,他又转读哲学,但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下来。“我在教育中有些ADHD(注意力缺乏症)的倾向。”他承认。


Hinton 没有完成他的学业,他去了伦敦北部的 Islington ,成了一名工匠。“我做些架子吊柜什么的,没什么意思。总算是有人愿意掏钱买。”


每个星期六上午,他会去Islington 的 Essex Road 图书馆,阅读了大量大脑如何工作的文献,并做了不少笔记。


几年的辛劳过后,他回到了学术界。1973 年在爱丁堡大学开始读人工智能博士。他的导师经常告诉他,他对神经网络的关注是浪费时间,但是Hinton 置若罔闻。


“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分享利益的方式。”


他后来到了匹兹堡的 CMU 继续做研究,但很快意识到国防部(DoD)正在资助他的部门,以及资助美国的大部分AI 研究。为了表示抗议,他移居到加拿大,在那里军事资助不那么有害(pernicious)。


“离开的时候,我把一美分用施乐复印机复印出来,贴在办公室的门上。”他说,“但是我把G改成了D,这样读起来就是:我们信任国防部(inDoD we trust)。


据Hinton 说,比起机器日益增长的智能,对人类来说更迫切的威胁是杀手机器人的发展(近日,116 家AI 公司的创始人向联合国签署请愿书,强调要求禁止研发致命的自主化武器)。


Hinton 自己已经签署了类似的请愿,之前也写过信给英国国防部。“答复说,现在没有必要采取任何措施,因为类似的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无论如何,这可能非常有用。”Hinton 说,“但他们肯定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他也担心大量使用 AI 来增加对民众的监视,并且透露他曾经拒绝了相当于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局的一些工作,因为担心他的研究可能被安全部门滥用。


全自动化武器能够在无须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自主选择并摧毁目标


然而,即使对于目前正在开发的武器化“无人机组”的讨论非常激烈,Hinton 仍然对AI 能带来的好处保持乐观,尤其是在医疗和教育方面。

 

1994年,他的前妻Ros 患卵巢癌离世,留下他只身照顾两个收养的孩子。他后来和现任妻子 Jackie 结婚,但是她现在也被诊断患有胰腺癌。


他认为,有了AI ,医学将会更加高效。他设想不久以后任何人都能够做基因组图谱,只需支付100 美元(目前的成本是1,000 美元)。Hinton 也认为X 光检测很快将主要成为机器人的工作。


一些职业会消失,但 Hinton 坚持认为,政府和企业的工作是确保人们在接下来的自动化经济大潮中不掉队。

 

他说:“在一个组织良好的社会,如果生产力提高,那么每个人都会获益。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分享利益的方式。”

 

即使有识之士也承认,没人知道AI 变革将会把我们带向何方。Hinton 说:“在这个领域,预测 5 年以后发生的事情非常困难,事情总是与你所期望的不同。”不过可以说,我们所知的世界将发生彻底改变。



原文地址:http://www.telegraph.co.uk/technology/2017/08/26/godfather-ai-making-machines-clever-whether-robots-really-will/



【号外】新智元正在进行新一轮招聘,飞往智能宇宙的最美飞船,还有N个座位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职位详情,期待你的加入~


首页 - 新智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