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继子扑到我身上喘息着说他想要.....

11-15 13:09 首页 枕边读刊

001:未婚夫和小姨子搞事情

  江城白云机场,慕深深手里拖着行李箱,戴着墨镜,简单优雅的浅蓝色衬衫,白色阔腿裤,款款从出站口走出。

  这次本来要出差一个星期,可对方老总有事,把行程提前了,于是她也就早早收工了。

  慕深深抬手,看了看时间,如果她现在打车回公司的话,正好可以和裴毅一起吃个晚餐。

  小别胜新婚,不知道她不在的这几天他过的寂寞不寂寞。

  想起裴毅,慕深深不由勾起唇角,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车子到达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员工都下班了,慕深深往家里打过电话,知道裴毅还没有下班。

  她满怀期待,想象裴毅见到她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裴毅是她父亲的得力干将,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副总的位置,她和他谈了三年恋爱,已经订婚,打算下月举行婚礼。

  慕深深走出电梯,裴毅的助理看到她,惊愕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紧张,有些不自然道:“慕……慕经理,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我去通知裴总。”

  慕深深没有注意到助理的异样,不在意的挥挥手:“不用,帮我拿着行李,他在办公室吧,我自己去找他。”

  “慕经理……”助理还想说什么,慕深深已经大步朝副总办公室走去。

  她刚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异样的声音传来,脚步蓦地一顿。

  “阿毅,好深,我受不了了,唔……”

  慕深深脑子轰得一下就炸了,心像挨了一记重锤,砸得她好一会脑子都是空白的。

  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夏如烟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裴毅的办公室?

  “宝贝,你好棒!想死哥哥了。”裴毅的声音透着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放纵和轻浮。

  “哼,坏人,想我你还娶慕深深。”夏如烟娇嗔道。

  “我这不是为了咱俩的将来嘛,慕老头子离死不远了,他已经立了遗嘱慕氏由慕深深继承,等我和慕深深结了婚,我就是慕氏真正的主人,到时候我休了她娶你过门,慕家和夏家都是我们的。”

  “切,只怕你到时候舍不得,她再给你生个儿子,你更下不了手了。”

  “怎么会,那种索然无味的女人我碰都没碰过,再说,为了以防万一你不是让人在她每顿饭里都放了长效避孕药,这种药吃半年就生不出孩子了,何况她吃了快一年了,她哪有你性|感美味,嗯?”

  慕深深被震惊了,只觉得胸膛有一团火在燃烧,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已经说不出是悲痛还是愤怒,这个恶心的男人怎么会是口口声声说爱她的未婚夫?她真想一刀杀了这对狗男女。

  慕深深砰得一声推开办公室的门。

  躺在办公桌上腿分的很开的女人吓得尖叫:“啊……阿毅!”

  裴毅不爽回头,看到是慕深深,脸色大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深……深深,怎么是你?”裴毅有些狼狈的整理着凌乱的衣服。

  慕深深看着眼前道貌岸然的男人,恨不得上前将他撕碎,她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他。

  她用力掐着掌心,极力忍耐着怒火,一字一句道:“裴毅,我们取消婚约!”

  她以为自己会哭,会发狂,会歇斯底里,会和他们厮打在一起。

  可是,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冷静的出奇。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早已鲜血淋漓。

  裴毅眼神闪了闪,道:“深深,你听我解释……”

  “别叫我深深,”慕深深有些大声的吼道,还是没能控制住内心的悲愤,“裴毅,你让我恶心,我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夏如烟担心慕深深把这件事闹大,坏了她和裴毅的好事,忙道:“姐姐,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阿毅他……他是太想你了才把我当成了你……”

  “呵,”慕深深冷笑,这是她听过的最不要脸的借口,“别叫我姐姐,我没有你这么不知羞耻的妹妹!结婚这么久连自己的未婚妻是谁都分不清楚,管不住身下那根玩意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裴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慕深深冷冷看向夏如烟,勾起嘲讽的弧度:“你还真是伟大,裴毅想我了你就让他上,别人想我了你是不是也让他们上?”

  “你!”夏如烟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却又无法反驳,只好眼泪汪汪的看向裴毅,可怜楚楚的模样让人无比心疼。

  裴毅目光冷了下来,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也没什么好装的了。

  他阴沉着脸道:“慕深深,你最好别闹,乖乖听话,我还是会娶你,不然……”

  慕深深觉得可笑之极,这男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她还会稀罕做他的裴太太?

002:我怀孕了,你未婚夫的

  “不然怎样?你杀了我?裴毅,不想对簿公堂的话现在就跟我和爸爸说取消婚约。”慕深深铁了心要取消婚约,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闻着空气里的味道她恶心的想吐。

  夏如烟见慕深深要走,紧张道:“阿毅……”

  裴毅忽然一把扣住慕深深的手腕,猛地将她扯了回来。

  慕深深被狠狠丢在沙发上,脑袋撞上靠背,眼前直冒金星。

  “裴毅,你想干什么?”看着裴毅脸上的冷酷,慕深深心里升起一丝害怕,“你以为我不说就没人能知道了?你和夏如烟苟且的丑事迟早会被人知道,你就不怕舆论的谴责吗?”

  裴毅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冷冷道:“你错了,被指责的只会是你,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慕家千金婚前出|轨,和陌生男人一|夜风|流。你觉得一个下贱浪荡的女人除了我还会有谁要你?”

  “你说什么?”慕深深震惊的望着他。

  他想逼她跟别的男人做?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吗?为了他的野心竟能下得去如此毒手?

  夏如烟从抽屉里拿出几颗白色的小药丸扔进水杯,药丸迅速溶化消失不见。

  裴毅接过那杯水,深情款款的看着慕深深,语气轻柔,却让人毛骨悚然:“乖,喝了它。”

  慕深深惊恐的摇头:“不,裴毅,你不能这么做,不……”

  裴毅一把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将药水强行灌入她的口中。

  慕深深奋力挣扎,可是下巴被捏着,她只能被迫吞咽。

  苦涩的味道灌满她的口腔,最后一点情意也被冲的烟消云散,只剩下浓浓的恨。

  裴毅放开慕深深,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冰冷的脸像是毫无温度的雕塑。

  慕深深掐着脖子用力呕吐,可是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

  裴毅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面无表情道:“之前跟你说的事情提前实施,让那三个男人在四季酒店1167等着。”

  “裴毅你这个畜生!”慕深深咬着唇极力控制着身体里涌起的热浪。

  眼前这个曾经说只爱她一人的男人,此时此刻冷漠的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他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太清楚这件事情曝光后对他有什么后果,所以他不会手软。

  夏如烟搂着裴毅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胸膛,柔柔弱弱道:“姐姐,你别怪阿毅,他奋斗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的,也是真的没办法才这么做,而且我已经怀了阿毅的孩子,不能让你毁了我们的将来。”

  所以他们就来算计她陷害她?慕深深紧紧闭上眼睛,心微微抽搐。

  “裴毅,除非你今晚杀了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裴毅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俊脸上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像是笃定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了一样,冷酷道:“先能顾上你自己再说吧,来人,把她带过去吧。”

  慕深深被两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带到了酒店。

  混乱中她记得自己挣脱了男人从电梯里跑了出来,然后冲进了一个房间。

  药效越来越强烈,慕深深只觉得神志好似脱离了身体,全身燥热。

  来不及想太多,她强撑着最后的理智朝着浴室走去,太需要冷水来缓解身体的躁动。

  浴室门被推开,慕深深蓦地撞上男人健硕的身体。

  慕深深心里咯噔一下,抬头,入目的是一张帅到让人忘记呼吸的俊脸。

  男人英俊高大,五官深邃堪称完美,鼻梁英挺,剑眉星目,整个人散发着矜贵优雅的气质。

  男人淡淡打量着她,眼前的小女人唇红齿白,职业套装将她的好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明眸闪动,似有流光溢出,像是染了醉意,偏又刻意隐忍,显得有些娇媚,却又带着几分青涩的味道。

  慕深深怔怔的盯着,理智告诉她要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身体却像是不受控制,贪恋着他沁凉的体温,想要更多。

  “帮帮我,我……被下……药了……”慕深深艰难的祈求道。

  说出来的声音软糯得像是嘤咛,一下下撞击着男人的耳膜。

  贺纪辰优雅而立,黑眸闪动。

  一些企业为了跟他合作,想着法子给他塞女人讨好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从来看都不看。

  这次又是什么,角色扮演?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个女人眼神清澈很干净,莫名的让人多看两眼,不得不说,这次的女人最合他的胃口。

  他没有推开她,而是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他。

  慕深深记不清事情是怎么开始的,只知道自己太热了,太需要亲|吻、肌肤碰触,一旦得到,就像是被吸住的磁铁,再也分不开的纠|缠在一起。

  他以为她是那种女人,所以豪不怜香惜玉,彻底占有她的瞬间他蓦地一怔,眼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涟漪,定定的看着她皱起的小脸,她是……第一次?

  后面的事完全失控,她所有的声音在他强悍中碎裂,语不成语。

  极致的感官享受,充斥着浓郁荷尔蒙的迷乱之夜,令人沉迷,不可抑制的沉|沦其中。

  睁开眼睛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慕深深只觉得头疼欲裂。

  蓦地,她停滞了三秒,猛地坐起身,嘶,浑身酸疼的像散架了一样,浑身一丝不挂,床上凌乱不堪。

  种种迹象表明,她被人干了。

003:恶人先告状

  慕深深动了下双|腿,一阵酸痛。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她的第一次竟然和陌生人做了,不知道对方身份,还什么措施都没采取。

  但是想想又觉得这种担心有些可笑,也许她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

  慕深深环视四周,这是一间总统套房,房间大的吓人,装潢以暗色调为主,显得尊贵、神秘,房间里早就没了人,床头放着一叠粉红色的纸币,显得格外刺目。

  慕深深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能想到的只是最激|情时刻的零星画面,热血沸腾的让人脸红心跳。

  而男人的容颜早已模糊。

  慕深深不敢再想下去,揪着头发痛苦的低下头,连哭都哭不出来。

  至少她没有让裴毅得逞,她安慰自己,那对贱人还没有得到惩罚,她不能倒下去。

  慕深深艰难的爬起来去洗澡,穿过客厅的时候,蓦地被茶几上的东西惊住了。

  茶几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套新的衣服,连内|衣都齐全。

  旁边有个餐盒,是江城某著名高档餐厅专用的保温盒,还印有企业的LOGO。

  旁边有张纸条,上面的字苍劲有力,带着几分霸气和洒脱:【房间给你开了三天的,好好休息。】

  慕深深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纸条掉在地上。

  昨天的情事有多激烈她比谁都清楚,可面对男人的体贴,慕深深有种说不出的不安,她宁愿这只是单纯的一|夜`情,以后再不相见,永不打扰。

  可是只要想到他可能记得她的样子,甚至认识她,她就紧张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慕深深甩甩头,让自己不要多想,如果对方想威胁她,就不会在床头留下那叠钱了,她真是被裴毅打击的有点受害妄想症了。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慕深深看了眼来电,目光微沉,努力稳了稳情绪,接听:“喂,爸。”

  “深深,你在哪儿?”夏德海声音有些低沉的质问。

  慕深深猜到夏德海应该是知道什么了,不紧不慢的回答:“有事吗?”

  夏德海是她的亲生父亲,他们之间却并没什么父女情分,她也随母亲的姓。

  “你回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夏德海不容置疑的说道。

  慕深深顿了顿,简单的回答:“好,我这就回。”

  挂掉电话,她却并没有急着回去,反而不紧不慢的打开保温盒。

  慕深深多少猜到夏德海让她回去是因为夏如烟和裴毅的事,他们昨晚的计划失败,现在肯定急坏了。

  夏如烟为了防止她提前有所动作,肯定会先下手为强,用夏德海施压。

  这不,一大早就让夏德海打电话给她,是怕她发布记者会将他们的事广而告之吗?

  呵,不知道夏如烟又编了个什么凄惨的故事来博取同情。

  既然他们这么着急见她,她就慢慢来好了,反正着急的又不是她。

  保温盒里面的饭菜还热着,香气四溢。

  慕深深这才发现自己饿坏了,不由想起昨晚的男人,除去他趁人之危要了她之外,倒是个贴心的男人。

  慕深深吃完饭换好衣服整理妥当,才施施然的起身下楼。

  到了夏家,她用头发遮了遮脖子上的吻痕,摆出淡定的笑容:“爸,找我有什么事?”

  客厅里,夏德海,他现任妻子贺淑贞、女儿夏如烟还有裴毅都在。

  贺淑贞看到慕深深脸色阴沉了下,张嘴就要说什么,却被夏德海拉了一下,阻止了。

  慕深深微微嘲讽的勾唇,等着他们开口。

  夏如烟小脸苍白,眼中像是泛着泪花,楚楚可怜的坐在沙发一角。

  裴毅坐在她旁边,表情严肃,目光盯着慕深深,更确切的说是从慕深深一进门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

  慕深深今天的衣着和平时很不一样,以前她总是穿一身刻板的职业套裙,今天却穿了件很女性化的ArmaniPrive白色泡泡裙,整个人显得纯洁动人。

  头发随性的散在肩头,清纯中又带着几分慵懒和性|感,竟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整个气质仿佛都变了,像是带着几分被男人宠着的娇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眼中依旧清冷而理性。

  夏如烟见裴毅一直盯着慕深深看,伸手拉了他一下。

  裴毅收回目光,看着夏如烟娇媚艳丽的脸,心里稍稍平衡了些,还是夏如烟的五官更精致妖娆更让男人迷恋。

  夏德海等慕深深坐下,让佣人给上了杯茶,顿了顿才道:“深深,听说你昨天和裴毅吵架了?”

  慕深深看了裴毅一眼:“吵架?呵,他是这么说的?”

004:白莲花飙演技

  夏德海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嘲讽,刻意忽略掉,继续装作慈父的样子耐着性子道:“谈恋爱哪有不吵架的,再完美的婚姻也总是磕磕绊绊,两人要互相体谅才能幸福的走下去。”

  这句话没什么错,但是从夏德海嘴里说出来,慕深深就觉得可笑的不行。

  夏德海之所以不愿意让慕深深和裴毅取消婚约,还不是担心自己的公司名誉受损,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把自己怀孕的妻子赶出家门娶了小三的男人,居然说什么互相体谅婚姻幸福?

  想到去世的母亲,慕深深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说话不由冲了些。

  “爸,一个赶走正妻娶了小三的人给我谈婚姻的幸福,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夏德海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呵斥道:“深深!”

  贺淑贞早就忍不住插嘴了,连忙做出一副家长的姿态苦口婆心道:“深深,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呢,他这些年心来里一直很愧疚,这不是把你接回夏家了吗,还分了夏氏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你,你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你爸爸呢?”

  慕深深在心里冷笑,是,夏德海是把她接回了夏家,可那时她已经十三岁了,他以为她稀罕?

  他为什么不能在她母亲没有病逝之前给她们一点照顾?

  夏德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跟她和她母亲说一句对不起,这就是他所谓的愧疚?

  说起夏氏的股份,当年夏氏是夏德海和慕婉清共同创办,启动资金还是慕家出的,离婚的时候慕婉清一分没要,夏德海也就装作不知道真的一分没给。

  夏德海给了慕深深百分之十的股份,但实际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应该是慕婉清留给慕深深的。

  她应该对夏德海感恩戴德吗?他也给了贺淑贞百分之十,给了夏如烟百分之十,她们母女俩又凭什么分享公司的股份?

  然而这些话慕深深不能说,贺淑贞的目的就是挑拨离间,她越生气,夏德海只会越偏向贺淑贞和夏如烟。

  慕深深紧紧握拳,控制着心里的怒火道:“是,我知道爸不容易,所以这几年我在公司也很努力,希望可以替爸爸分担。”

  夏德海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提到工作,夏德海确实很欣慰。

  什么难做的项目交给慕深深她都能想方设法拿下,那种上亿的大项目别人做一个就有些吃不消,她手里同时操控几个都游刃有余的样子,总揽全局而不失精准,虽然才24岁,却已经初露锋芒,所以他才敢把项目经理的位置让她做。

  说到这里,夏德海不免拿两个女儿比较,夏如烟在这方面就比慕深深差远了,只知道逛街、花钱、买衣服、买奢侈品。

  贺淑贞看到夏德海看向夏如烟时一闪而逝的失望,心里对慕深深又妒又恨。

  她本来想挑拨夏德海和慕深深的关系,却不想被慕深深引到工作上,反倒让夏德海看到了夏如烟的不好。

  贺淑贞叹了口气,意有所指道:“深深这么努力工作是没有错,可也不能光顾着工作疏忽了家庭啊,如果深深能多关心下阿毅,阿毅和烟烟也就不会犯糊涂了,哎!”

  慕深深瞪大眼睛,她没听错吧,贺贱人的意思是裴毅和夏如烟出|轨是因为她忙于工作疏忽了未婚夫?

  他们就是这么在夏德海面前诬蔑她的?

  简直是颠倒黑白!

  “爸,”慕深深眸色微冷道:“这件事我有必要跟您好好说清楚……”

  “爸爸,”夏如烟生怕慕深深说完,忙打断她,两眼噙着泪水哽咽道,“爸,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我看姐姐经常冷落姐夫,还跟别的男人……走的那么近,姐夫常常一个人喝闷酒,我觉得姐夫可怜,也不希望姐夫因为伤心耽误了工作,才想多关心关心他的,谁知……”

  慕深深真要给夏如烟颁个奥斯卡影后奖了,什么叫“她跟别的男人走得很近”?暗示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夏如烟捂着脸,失声痛哭,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水,我见犹怜。

  夏德海看着最宠爱的小女儿痛哭流涕,又生气又心疼,怒火无处发泄,憋得老脸通红。

  裴毅也连忙假惺惺的道歉:“深深,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我们好好的行吗?”

  “呵,”慕深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不紧不慢道,“想好好的也行,把夏如烟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什么?”贺淑贞没忍住怒骂道,“你让烟烟做掉孩子?小贱人你怎么这么恶毒,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你知道人流伤害多大吗?”

  说完发现自己暴露了,连忙看了眼夏德海,见夏德海并没在意,才稍稍安心。

  裴毅脸色也很难看,拧着眉道:“深深,不要任性,就算烟烟生下孩子,我爱的人依然是你。”

声明:本文非本公众号撰写,版权归原文网站所有,文章内容、产品、服务均由原文网站全权负责

更多精彩后续,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首页 - 枕边读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