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申请基金会失败?

摘要: 近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放榜,万人瞩目,而国基的申请,则更是牵动无数科研人员的神经,恨不得头年刚结束申请就开始准备第二年的本子。

08-29 22:50 首页 桔灯勘探



近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放榜,万人瞩目,而国基的申请,则更是牵动无数科研人员的神经,恨不得头年刚结束申请就开始准备第二年的本子。但不到30%的资助率,国基申请多家忧愁,少家笑?

 

有不少科研工作者公开了基金申请的过程和评审意见,其中有颜宁、曾庆平、钟伟、叶爱中等科研工作者,基金的申请不仅是自我能力的体现,更是基金评审者对行业的大盘点,基金是否更注重创新?同行评议是否更具公平性?评审眼中的马太效应?6年的失败根本在何方?




分享:颜宁



1

一份失败的基金申请!


今年踌躇满志地申请基金委的重点项目,希望可以支持“葡萄糖转运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我还一直志在必得,因为这个课题的重要性远大于我之前所有的研究,好像基金委还从来没有立项支持营养物质跨膜转运这个很重要的基础研究领域,而且我们知道是一定可以做出成果、对得起这份资助。

 

六月下旬,获知并未获得最终答辩的机会,而5月18日我们GLUT1的结构论文已经发表。这个结构的获得为申请中的后续问题打开了门,未来若干年在这个方向上我们可做的东西层出不穷,会变成我实验室最系统和最具代表性的工作体系(my signature work)。我百思不得其解,想知道到底申请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今天终于收到了评委意见。看到评语,我还是挺欣慰,专家们提的意见很中肯、很专业,在此谢过。因为申请节点恰好是文章在投还没有发表,不便写出已经获得的成果。又因为已经有这些成果,所以也就完全没想到要有任何backup plan。这些怪我自己的处理不当,没什么好抱怨的。评审意见放在这里,学个教训,提醒自己以后的本子该怎么写;也顺便给还没有太多申请经验的同事们提个醒,看看评审专家比较重视那些方面(我个人认为这些评审条件都是挺合理的)。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请问根据评审意见决定邀请谁来答辩的标准是什么?特别是在收到评审意见之后,如果用心看一下评审意见就该知道评委们唯一质疑的是否能够成功的问题根本都不再是一个问题(那个时间节点我们的文章都发表了)。就算论文还没发表,当评委们都认可申请本身的重要性、也都同意我以前的工作积累具备这方面研究的实力,难道评委们这些意见不恰恰应该让我当面去解释再决定最终资助与否么?为何连答辩的机会都不肯给?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至今尚未拿到结构。难道重点基金不正该支持有风险但重要的课题么?一定要四平八稳、完全预测得到结果、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项目才值得支持?这是创新之道么?


说到这儿,忍不住感谢一下HHMI,三年前在我连XylE都还没做出来,一丁点前期结果都没有,就大放厥词说要做GLUT1-4时,他们还是选择相信我。也许,创新如同风险投资。你可以说,中国的纳税人金钱不允许失败,HHMI是私人机构无所谓。但我们最终要比较的是所有经费这个大盘子产出了多少成果,而不是某一个具体资助的成功或失败,不是吗?



2

基金同行评议,靠谱吗?

作者:曾庆平


所谓“同行评议”(peer review),通俗地说,就是评议人与被评议人有共同的“科学语言”,也就是具有相同或相似的专业背景。被评议人的说法评议人懂,评议人的观点被评议人也懂,被评议人说得有道理评议人赞同,被评议人说错了评议人反对,最后形成同行评议的总体意见。

虽然同行评议已成发表论文及申请经费公认的方式,但两类评审者有着一个重大区别,那就是论文作者可以自行推荐审稿人,编辑部决定采纳或不采纳,而经费申请人却没有自荐评审人的权限,当然可以选择回避某些评审人。因此,标书的评阅人既可能是所谓“大同行”,也可能是“小同行”,评审结果可能大相径庭。


除此之外,项目申请人选择不同的“申请代码”(资助领域),结局也迥异,选错了肯定不得其门而入。这一方面是该领域的专家可能看不懂你的标书,从而不能做出专业的判断;另一方面是该领域的专家比你更懂他们的专业,因此也就不会与你产生共鸣。


我去年和今年申请的国基就遇到这种情况,仅仅是因为“入错门”,结果就是去年落榜今年中标。去年投中医基础理论,今年改投中西医结合临床基础。当然,标书内容做了重大修改,一是中医理论从“肾脾之本”及“未欲已病”改成“治未病”,二是有了一篇新发表的论文做“筹码”。现在我还没看到具体的评审意见,但据说是A类上会,估计这几项改变可能是成功的关键。



3

基金申请的“马太效应

作者:钟伟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应该向年轻人、向普通科研工作者倾斜。现在面上项目的资助强度有了很大提高,但相对于动辄几千万的973、863等大项目来说,还算是“小钱”。


面上项目应该适当向没有任何头衔、头上没有任何光环的普通教授、副教授和讲师倾斜。他们中有很多人有很好的创新思想,他们更需要基金委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扶持他们一下。相反,对于那些“杰青”、“长江”、“千人”等“牛人”撰写的项目申请书,应该用更“牛”的标准来衡量,更严格的标准来评判。


建议那些已经掌控着大量资源的“牛人”,应该把目光瞄准千万级的大项目。不可否认,“马太效应”、“锦上添花”普遍存在,而我觉得面上项目更应该为广大的一线科技工作者“雪中送炭”!



4

文章少,不相信我能完成

作者:叶爱中


我6次的失败,很多时候并不是我申请书的idea不够好,更多的原因是审稿专家不相信我能完成,或是我申请书写得不够认真,三个审稿意见基本是ABC,一般只要有C的基本很难上会了。


最后一次成功的原因是:我按照审稿人意见认真的修改了申请书,研究基础加了数篇SCI及其他成果,基本是近3年内的因为经历了6次失败的打击,即使这次侥幸过了,也很坦然了。


不过对于高校老师,基金和职称、带学生都直接相关,重要性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今年特在意基金的最重要原因是我的课题基本都结题了,4个学生的劳务费将会成为我最大的问题,现在有了基金至少可以解决我4个学生3年的劳务费问题。最关键的是,有了基金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减少为了经费去替别人打工的工作了。


一次失败的基金申请,只是开头,科学研究本不是象牙塔,正如颜宁在清华大学2014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校友代表发言:“你看,这就是科学研究的魅力:不向前走,你根本不能轻易定义成功或者失败。总有那么多的不确定、那么多的意外惊喜在等着你!这种经历、这种感觉,真的会让人上瘾!


出处:科学网


- End -


欢迎添加小桔

微信号:xiaoju5303

< 请注明:姓名+单位+职务 >

< 长按二维码识别 >




首页 - 桔灯勘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