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3,小戏骨版红楼梦这次真的又又又又逆天了!

摘要: 励志

11-13 13:48 首页 澳际教育


《小戏骨红楼梦》



“这个妹妹,

我曾见过。”



偶遇宝哥哥,

眼底是藏不住的欣喜。



含泪葬花,

眉头是化不开的忧郁。



一个共读西厢的场景,

便能一下子把人拽回30年前,

这分明就是宝哥哥和林妹妹本人啊!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

这群十几岁孩子演的:

《小戏骨红楼梦》,

连连刷爆朋友圈,

豆瓣评分高达9.3!



为了致敬87版经典,

从人物,服装,音乐,妆容等等...

都力图贴近原版,

但又远远不止于模仿,

小演员们的颜值、演技均在线,

让人看得直穿越!



“黛玉北上”,

小演员周漾玥泪点盈盈,

把刚丧母的悲楚,被迫离乡的无奈,

还有对未来的无可预知,

表现得淋漓尽致,

让人看了心生怜爱。


《红楼梦》中对黛玉的描写: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Her dusky arched eyebrows were knitted and yet not frowning, her speaking eyes held both merriment and sorrow; her very frailty had charm.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Her eyes sparkled with tears, her breath was soft and faint. In repose she was like a lovely flower mirrored in the water; in motion, a pliant willow swaying in the wind. She looked more sensitive than Bi Gan, more delicate than Xi Shi.



钗黛相遇时,

小宝钗钟宝儿,

眉眼嘴角全是戏,

藏不住的小心机。



这个与87版宝钗张莉神似的女孩,

嘴角总挂着一抹淡然的微笑,

气定神闲,安然处之。



一场宝钗扑蝶,

竟让人一下子分不清哪个是花,

哪个是她。



原著里,曹公对宝钗的描写: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Her lips needed no rouge, her blue-black eyebrows no brush; her face seemed a silver disk, her eyes almonds swimming in water. Some might think her reticence a cloak for stupidity; but circumspect as she was she prided herself on her simplicity.




“泼皮凤辣子”一出场,

更是连眼珠子都是戏。



原著中的凤姐是这样的: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She had the almond-shaped eyes of a phoenix, slanting eyebrows as long and drooping as willow leaves. Her figure was slender and her manner vivacious. The springtime charm of her powdered face gave no hint of her latent formidability. And before her crimson lips parted, her laughter rang out.



一场娘娘省亲,

骨肉远别重逢,

让老夫我也落了泪。



整个剧组,

没有强大背景,没有巨额投资,

只凭一股死磕的认真劲儿,

赢得外界一致好评,

就连87版的老演员们都连连夸赞。



然而对于这样的走红,

背后总导演潘礼平,

并不感到意外。



潘礼平,1965年生人,

他个人没有微博,

可“潘礼平团队”话题一直火爆,

他直接参与的节目不算多,

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主持人和制作人,

个个是电视行业的翘楚。



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节目组的谢涤葵、李锐等人见到潘礼平,都要叫上一声师父。


他可谓当之无愧的,湖南卫视开山元老之一。



2016年,潘礼平团队的《小戏骨》系列之《白蛇传》面世。一经播出,引发轰动。


两天内微博视频转发量破七千万单平台播放量已达2.6亿次



“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吃的东西,包括精神粮食。”


现在的孩子,进出洋餐厅,看洋电影,玩变形金刚,已经少有人会学习传统文化。


如果能够通过看或演名人典故,背唐宋诗词,记住我们传统文化的精髓,在潘礼平看来,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因为骨子里透出来的“狂”和“怪”,

他在电视界有一个外号:“潘布斯”,

不仅目光精准,敢破敢立,

连“细节控”“完美主义”的特点,

也像极了乔布斯。



确定孩子们的角色后,

按潘礼平的要求,

孩子们要把原片看上无数遍,

然后学习仪态,台词,表演方式等。



剧组请来礼仪老师,专门教他们站姿,仪态,形体。


87版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也到过组里给孩子们指导;音乐,服饰还是听取王立平、史延芹等的建议后重新演绎。



为避免戏过头,

潘礼平先让专业老师教学,

教完了潘礼平上场:

“你们要把老师教你们的都忘记,

回到没有学习的状态”。



初进大观园的怯生生,

只敢低垂着双眼。



看到凤辣子撒泼,

调皮地抿嘴偷笑。



故意酸宝玉,

耍小性子翻白眼。



抱恙时,

楚楚可怜、

气喘无力。



“先加上绳索,束缚他,

再把束缚彻底解开。

孩子们学到的东西,

已经内化到自己的状态里,

再忘记所学,

释放天性的表演出来,

自然味道就出来了。”



眼珠一转,

计上心来。



劝起人来有理有据。



镜头内的演员有模有样,

镜头外的他们,也一样认真。


很多观众说

他们越认真就越想笑,

越想笑就越尊敬。

他们的敬业,

可以吊打现在的鲜肉明星们。



哭起来老泪纵横。



对演员要求严格,

潘礼平对自己也不轻松,

从服装,化装,道具,特效等每一环节,

他都要亲自把控。



不在现场时,

工作人员就把那天拍的,

传到他的邮箱,

只要有问题,

或是穿帮,或是调戏,

笑得不自然,话语不精准,

他就喊话,“重拍”。

碰到麻烦的,

要拍四五遍才能通过。



也有人担心《红楼梦》中的情情爱爱,会造成孩子早熟。


事实上,观众们大可不必担心,小戏骨版《红楼梦》选择的是适宜儿童观看的角度,以刘姥姥进大观园为主线,至于宝黛钗爱情,秦可卿等故事则相应剔除。



潘礼平说,之所以选择这个角度,就是想让孩子们知道,虽然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很好,可是贫苦的人一直存在着,不仅要看得见穷人,还要看得起穷人。



小戏骨版《红楼梦》的精彩片段还有很多,真感谢这些小演员用精湛的演绎让我们重温了这部值得一品再品的经典。



内容来源于网络有涉及作者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及时撤下文章,先致以歉意。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澳际教育诚意推荐。

“阅读原文”世界名校招生会一键报名!

首页 - 澳际教育 的更多文章: